返回首页 |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公司新闻
义务教育阶段的“超能作业”过多过滥
发布时间:2016-12-20 15:59 来源:未知
  日前,沈阳市教育局专门召开会议,就做好义务教育学校“减负提质”进行全面部署和要求,首次提出教师不得布置超越学生能力的作业,不得布置要求家长完成或需要家长代劳的作业,不得要求家长批改教师布置的作业等。
 
  孩子的作业家长做,孩子的游戏家长玩,甚至有些打着创新幌子的“家庭作业”完全就是拼爹拼妈拼资源……这些年,各色奇葩作业成了家长朋友圈里吐槽的热点。不少家长一身疲累回到家,还得“加班加点”地替孩子打工忙:手绘主题绘本、制作班级小报、设计机器人、制作南瓜灯……但凡寒暑假,奇葩作业更是组团折腾人。
 
  作业是家长的,签名是孩子的,成绩是老师的。这样的形式主义作业,除了滋长孩子弄虚作假、攀比浪费之风,还有几多正面意义?“入门级”“困难级”“变态级”,各种标新立异的作业,为难的不是孩子,而是孩子身后的家长。以前,值得警惕的是幼教小学化、小学奥赛化,题海战术从来就没有输在起跑线上;现在,在人文与创新的旗帜下,义务教育阶段尤其是小学低年级阶段的学生作业,正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:书面作业少了,有形作业减了,但少数科任老师比赛似地想着办法折腾家长。
 
  义务教育阶段的“超能作业”过多过滥,起码反映了两个不容规避的问题:一是教育教学权力缺乏制衡,有权太任性。什么样的作业是合理的,什么样的作业是越界的,“最终解释权”其实还在教师手里,纵使有个家长委员会,又有多少人敢于在孩子老师面前妄议作业?二是地方教育监管部门失责失语。面对家长的吐槽,面对媒体的举报,校方及职能部门鲜有铿锵回应。某种意义上说,有粗放的作业布置及监管体制,才有任性的奇葩作业横行。
 
  教育有法,创新有度。在沈阳的禁令之前,亦有不少地方关注到了“家庭作业异化为家长作业”的顽疾。比如今年初,浙江省教育厅专门下发《关于改进与加强中小学作业管理的指导意见》,规定不得布置超越学生能力的作业,不得布置要求家长完成或需要家长代劳的作业,不得要求家长批改教师布置的作业或纠正孩子的作业错误,不得要求家长通过网络下载并打印作业。
 
  眼下而言,要给家长“减负”,路径无非两个:一是将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布置作业的质与量同时纳入监管考核范畴,二是建立健全家长监督举报制度,将不合理作业禁绝在严明的权利救济框架内。一句话,作业清爽,教育才能健康。